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> 媒体聚焦
新华网: 追随涂光炽先生的日子
发布时间:2009-09-27

  涂光炽,1920年生,湖北黄陂人。中共党员。研究生学历,博士学位。中国科学院院士。1944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地质系。1949年获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理学博士学位。回国后,历任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,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、所长、名誉所长,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委员、学部主任,中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学会理事长,贵州省第6,7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中国科学院、俄罗斯科学院和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。2007年7月31日15时20分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,享年88岁。

  作者: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 张在权

  时光荏苒,涂光炽先生驾鹤西去已有两载,然而他那浓浓的双眉,睿智的目光,刚毅的脸庞,崇高的品质,仿佛历历在目;一幅幅画面,一件件往事,仿佛就在昨天。我追随先生二十二年,时值先生诞辰九十周年之际,我将用点滴的往事,笨拙的笔墨,表达对先生崇高的敬意,深深的思念……

  我打开记忆的闸门,思念似潮水般涌出……

  那是1993年10月的一天,一辆越野车正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,我们陪先生到开阳地区进行野外科学考察,一共有4个工作点,我们正前往第一个工作点白马洞,先生时年74岁。10月的云贵高原天气变化莫测,刚刚还晴空万里,转眼间阴云密布,在途经狗场的大山时,老天爷突降大雨,坡陡路滑,车在泥泞的盘山公路上艰难的爬行,老陈师傅加足马力,越野车浑身颤抖,车轮打滑,就是不肯前行半步。无奈,车上的年轻人只得下车,冒雨搬石头撒树枝铺垫在车轮底下。

  大家正埋头苦干,忽然,雨雾中,一个瘦弱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铺路队伍里,他抱起一块石头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,泥泞的山路上留下了清晰的足迹。那是先生,他可是做过两次大手术的老人,大家赶紧劝先生上车休息,"涂先生,当心身体!""老先生,有我们年轻人干就行了,您上车吧!"只见先生摆摆手,坚定地说:"大家快干吧,还有好多任务呢!"说完,又忙活去了。在先生的带领下,大家加快了速度,终于,越野车安全翻过了陡坡。不知不觉中,雨也停了,太阳从云层中洒下缕缕金光,片片白云飘荡在山腰,瀑布一般,煞是壮观,再看看我们个个浑身泥水,先生的脸上,不知是雨水汗水,还在一滴滴往下滴着……大家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。这时,先生抄着一口湖北乡音(先生可是语言天才,说的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精通2门外语)幽默地说:"看看我们像不像一群泥巴猴子。"话音刚落,大家哄堂大笑,爽朗的笑声在山谷中荡漾。回头望去,泥泞的山路上,一行行足迹在灿烂的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  越野车颠簸了好几个小时才到达白马洞,为赶工作先生没来得及吃一口干粮,就下洞考察。在矿洞里,先生全神贯注,不苟言笑,时而,用榔头敲下一块矿石,掏出放大镜,仔细观察;时而,向身边的弟子授业解惑;时而,向同行的技术人员及工人师傅询问矿山的情况,他那咚咚的脚步声在矿洞中回响。我默默地跟随在他身后,不敢有丝毫的打扰。就这样,先生又持续工作了近4小时。在回程途中,当涂先生了解到带路的工人师傅家里人口多,生活十分艰苦时,马上掏出他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,并叫我们把全部的干粮都给了他。涂先生的举动感动了在场的工人师傅,那位师傅紧紧地握住先生的手,泣不成声,连声道谢。当我们离开时,师傅们依依不舍地为我们送行,渐行渐远,夕阳下,还看得见他们挥手

作别的身影。

   在返回贵阳途中,经过开阳的大山上,又遇到了大雾,高山上大雾弥漫,伸手不见五指,能见度极低。越野车无法前行,涂先生手柱树棒,和大家一起徒步摸路,为越野车开路。我看不到他那刚毅的脸庞,但听得到他那铿锵有力的脚步声。等回到贵阳已是第二天临晨两点钟,除出发前吃了简单的早餐之后,先生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。他就是这样,朴实、执着、坚定、忘我…… 在他心中,工作和人民,永远是第一位的。

  4月的攀枝花峡谷艳阳高照,热浪滚滚。2004年4月,我陪涂先生到攀枝花地区进行野外科学考察,先生已是85岁高龄,对一般老人而言,这早已是含饴弄孙、颐养天年之时,可先生依然在探索科学、追求真理的征程上跋涉,无怨无悔,从不懈怠。我们所到的矿山都是露天矿山,气温大多都在40℃左右。先生每天早上7点离开住地,8点左右到达采矿点,开始工作。渴了喝口矿泉水,饿了吃两口面包,接着工作,回到住地常常是晚上9点以后了,这就是先生一天的日程表。烈日炎炎,先生手握榔头,敲敲打打,依然一丝不苟;热浪滚滚,先生脚踏滚烫的石壁,爬上爬下,汗水湿透了衣衫。连我们年轻人都有些吃不消了,可先生还是天天如此,精神矍铄。我有时觉得不可思议,一个85岁高龄且做过两次大手术的老人,哪儿来的这么旺盛的精力,是钢筋铁骨吧!

  阳光下,先生瘦弱的身躯仿佛雕像一般,愈发地高大起来。

  在好几个采矿点,当工人师傅们得知是涂光炽院士亲临矿山时,都围上来,问候先生,请教问题。40℃多度的高温下,涂先生耐心细致,深入浅出,一一作答,先生挥汗如雨,声音沙哑,依然神采奕奕,和蔼可亲,有问必答。我们心痛的劝先生休息,可先生毫不理会,一讲就是一个多小时。工人师傅们都竖起大拇指说:这样的大科学家真是少见,一点儿架子都没有,这才是我们自己的科学家,我们喜欢。

  这次攀枝花科学考察,在野外连续工作了一个多星期,涂先生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,终于倒下了,我们一回到昆明,就不得不将先生安排到医院里去呆着了。

  先生就是这样,党的科学事业,比他的生命还重要。大江南北,国内国外到处留下了他深深的足迹,一行行,一串串,铭刻在我们心里。

  先生,歇歇吧!您的弟子正追随您的足迹,去开拓新的领域,年轻的科学家正追随您的足迹,高举科学的大旗;成千上万的科技工作者正追随您的足迹,为祖国创建丰功伟绩;我也将努力追随您的足迹,奋力前行!

 

2009年09月02日 14:29:46  来源:新华网

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tech/2009-09/02/content_11984189.htm